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19年11月6日

2019年读书小结(非虚构类)

作者:青菜年糕汤

快到年底了,小结一下我今年看过的书。

准确地说,是从去年11月到今年10月——因为希望现在发出来,也许能为大家年底消磨各种假期提供一些参考。

今年最喜欢的一本书是《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Facing the New Anxieties》(资本主义的未来:面对新的焦虑)。作者用我们很熟悉的自由市场理论,解释了当今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从老工业基地的复兴,到新兴经济中心的利益分配(见《为谁辛苦为谁忙:为什么你会搬到大城市工作?》);从老龄化和低生育率带来的家族结构的变化,到因教育和婚姻而加剧的阶级固化,很有意思。但更有意思(也更有争议)的是作者提出的解决办法——利用市场和宏观调控,重塑价值观,让社会的每一份子(国家、公司、家庭、全球)主动地承担社会责任。我在《公司与员工的信任脐带:你敢大手一挥让老板承担上亿美元损失吗?》中提及过,以后有机会继续写一些。尚无汉译本。

米歇尔·奥巴马的回忆录《Becoming》(成为)可能是迄今史上最畅销的回忆录。虽然有些地方过于刻意,但读完还是足以让人喜欢上米歇尔的。自传有意思的点在于,它未必客观,但能反映出作者对自己的认知和希冀,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真实呢?有汉译本。

柴静的《看见》讲了她作为调查记者的经历和成长。她成长于的那一代新闻人(以陈虻为代表)的探索与坚守,那种理想主义,让我心驰神往。现在真没了吗?我不愿相信。可能要等再过十年回过头来看。

今年是法国大革命230周年,应景读了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和勒庞的《法国大革命与革命心理学》。作为一两百年前的著作,它们的风格和学术习惯与今天很不同,而且它们的观点有各自的时代背景,读时得多比较、多思考。我的“法国大革命困惑时刻”系列(已发《哪里压迫轻,哪里就有反抗》《自相残杀的革命者,沉默的大多数》)就是一些心得。

《消失的微生物》可能是我很久以来看的唯一一本有关科学的书。这本书的主张并不新鲜,用副标题就能说清楚——“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我觉得亮点是对来龙去脉的详细叙述,尤其是通过实验和统计分析论证的过程。

《Upheaval: Turning Points for Nations in Crisis》(激荡:国家在危机中的转折点)讲了作者亲眼见证的七个国家如何面对危机。作者的卖点是将这几个案例进行比较、总结,还讲到了这与个人处理危机的异同,但我觉得挺牵强的。好在讲的几个国家(比如芬兰、智利、马来西亚)的例子挺新鲜,可以了解到他们二战后的发展历程。我在《酣睡在苏联卧榻之侧:芬兰的生存之道》介绍了关于芬兰的部分(为了写这篇文章,还顺便读了本小册子《芬兰的逆袭》)。尚无汉译本。

《Bad Blood: 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ey Startup》(坏血:一个硅谷巨头的秘密与谎言)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具体见《硅谷百亿美金骗局中的众生相:发明家和律师》。有汉译本。

前两本书,我是在Apple Books上听的。而中文的有声书,我习惯用喜马拉雅。最常听的是《易中天中华史》系列,今年新听了《秦并天下》《汉武的帝国》《两汉两罗马》《铁血蒙元》《朱明王朝》这几本。挺敬佩易中天在如日中天时激流勇退,多年如一日地完成这一部他自己的“中华史”。但这部作品并没有太浓的个人风格,或许是因为他的风格本来就是比较谦冲吧。不是深入的学术著作,也没哗众取宠的颠覆性观点,但文字简洁、漂亮,用来听很舒服。

还有本听完的是《万历十五年》。说实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震撼。可能是因为它太过经典,其中的观点和(更为重要的)观察思考方式已经成为标配,在今天的各种汉学研究甚至艺术创作中被沿用。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整理了我国历朝历代中央政府如何解决财政来源。收租、收税、发行货币、卖特许经营权、卖官鬻爵,办法就这么些,但历代条件不同,再加上吸取前朝的教训,因而五花八门,煞是好看。我的主要不满是这本书把一切兴衰都归结于财政制度,而我怀疑当生产力发达的时候,制度怎么糟糕都能欣欣向荣,反之亦然。

我在《在电子书时代与纸质书的一件小事》里讲了今年回国时在图书馆找《读库》时发生的故事。读了《读库1804》《读库1806》两期。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马亲王的《嘉靖律政风云》,讲了一个真实的案子,展现了明朝的法制生态,比小说还一波三折。

今年曾突然对绘画有点兴趣。趁回国的时候,看了几本有关的书。《色彩与光线:写实主义绘画指南》技术性挺强,但不画画的我读了也很受用——从画家的角度用心观察这个世界的光影,单是一片蓝天原来就能有这么多层次。《敦煌艺术入门十讲》与其说是讲敦煌艺术,不如说是借敦煌艺术品介绍了中国古代佛教的状态。《昨夜无风:对话陈衍宁》一半算是传记,一半算是作品集。陈衍宁是个在西方知名度挺高的中国画家,看他从画革命题材出道,到后来给英国女王画肖像,时代与个人命运交融,挺有意思。

还读了牛津通识读本《福柯》,没太大印象,没太懂。可能是因为省去了太多细节,反而不如长篇大论好读。

以上就是我今年读的非虚构类的书,虚构类的将分另一篇介绍。

我在文中提到了不少最近写的文章。大家如果想跟人推荐我的博客的话,不妨推荐这篇文章作为引子。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