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20年11月19日

2020年读书小结(上)

作者:青菜年糕汤

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刻。

按惯例,这包括了从去年11月到今年10月间看完的书。

虽然比较数量没意义,甚至比较质量也挺无聊,但还是能明显发现,这段时间看得少了,而且主要还是疫情前看的。

原因之一是这一年大部分日子都是在居家办公。没了物理的上下班的界限,工作不可避免地侵入了生活的时间,以至于工作日没留太多时间给阅读。能在吃午饭时,和躺到床上将睡未睡之际,见缝插针看几分钟,就挺不错的了。

好在我还是能坚持周末不工作的习惯,所以周末倒是因为疫情不用出门而乐得逍遥。但周末时间得留出来写公众号,又忙着练我的架子鼓,也没给阅读留什么时间。

总而言之,今年的阅读量可能变少,但我很满意,因为它意味着我的现实生活更充实,意味着我在更认真地做一些事——真的,看书是最不费力的业余活动之一了。

好,言归正传。

今年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最困难的是巴林顿·摩尔(Barrington Moore)的名著“Social Origins of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 Lord and Peasant in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现代世界形成过程中的地主和农民)。

半个多世纪前的文本,涉及近十个大国(分析了英国、法国、美国、中国、日本、印度的异同,还大量涉及了苏联和德国)的民主化进程,既有大量的史实又有细致入微的思辨,简直华丽。我在《法国大革命的困惑时刻(三):无动于衷,因为是既得利益者》中也涉及到了这本书的部分观点。

用了大半年断断续续啃完了这门书,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很多部分可能根本没看进去,希望以后有机会重读。

因为看这本书的挫败感,我决定以后看专业的社科作品,还是看翻译的比较好,比如近年颇有盛名的“理想国译丛”。前阵子趁优惠买了1 - 35 全套,还没来得及看完其中的任何一本,但看完了他们的导读合集《理想国译丛导读》。三十多本书的导读,加在一起有一本书的篇幅,可以算是个质量很高的讨论近现代政治的文集,也是个看众多导读作者争相斗法的窗口(我觉得腰封小王子梁文道完胜)。

而如果要我推荐一本更加轻松愉快且深受启发的,我会推荐“Hackers and Painters”(黑客与画家)。很早就听说这本书的大名,但因为我向来不怎么看跟专业有关的书,直到今年才有机会领略。这不算是完整的著作,更像是作者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博文集。我之前的《菜鸟感:我们讨厌无知的感觉吗?》也曾翻译和讨论过他的一篇博文。

作者十多年前作的预言,有些在今天看来不大靠谱,有些却足以让人感叹:他不愧为当年在开发和创业一线的老兵。虽然很多地方,我会对他的一些很个人的观点不以为然,甚至被逗笑,但还是有不少闪光、让我有所启发的想法,这就足矣。

我最受益的其实未必是具体内容,而是字里行间体现的他写文章的态度:不用完全正确,不用让人人满意,但得是掏心窝子的话,不然还不如不写。这给我的写作提供了很好的引导和示范。

还有一些领域,未必需要钻得太深,随便看看能满足不少好奇心,比如下面三本:

《趣味生活简史》通过讲了房屋里每个房间的历史演化,让我了解了关于人类物质文明的不少稀奇古怪的八卦。现在天天呆在家里,这个题材可以说是很应景了。

《裸眼观星 : 零障碍天文观测指南》是我看到过最无愧于“零障碍”三字的天文入门书。因为我还算有点经验,所以会嫌它太基础和啰嗦。但当真的看到自己不太熟悉的部分,才会感激作者的行文方式,它让我能很舒服地获得新知。作者在详略的选择上,设身处地地考虑了“裸眼观星”:只能用天文望远镜观看的星略过不讲,而所有人(可能除了天文爱好者,汗)都能欣赏的云彩却用了很大篇幅。我写作《夏夜裸眼观星(上下)》时也有参考过这本书。

《声音与愤怒 : 摇滚乐可能改变世界吗?》是个很好的了解摇滚与社会运动的往事的小册子,但是挺蜻蜓点水,尤其是感觉书中并没有太深入回答副标题的问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