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20年7月11日

夏夜裸眼观星(上)

作者:青菜年糕汤

我觉得夏天是最好的观星季节。即使不用相机和望远镜,甚至不下载星图,也能享受足够的乐趣。

一来外出不至于太冷,二来辨识度高的星很多,三来夏夜地球朝向银河系中心、看到的银河更密集。

最近去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虽然沙漠地带天朗气清、远离光污染,是观星的好地方,但不巧那几天满月,不是观星的好时候。

正常观星,会选择月亮还未升起或已经落下、月光比较暗淡的新月或残月时。而且会提前半小时开始避开光,以让眼睛更能适应黑暗、分辨出更多细节。手机屏一闪而过的亮光都足以让周围观星的人暴走,更别提明亮得能照得出影子的满月了。

但即便如此,那里没有人工光源的污染,空气也足够干燥,还是能轻易看到满天的亮星,足以让不常观星的朋友们惊叹不已。

所以与其吹毛求疵,不如来讲一讲在这样并不最佳的条件下也能轻松看到的星星。以此作为框架,与星空先交个朋友,将来有缘再慢慢填上更难认的星,倒是比一股脑地塞满细节要好呢。

因此,这上下两篇就来讲讲夏季夜空中最好认的那些星。

除了典型的夏季星空的星座,我们也能在靠近地平线处看到不少所谓“春季”和“秋季”的星空。

首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有四季星空。星空东升西落的周期(也就是地球的自转周期)比太阳东升西落的周期短大概四分钟(因为地球还要绕着太阳公转啊),所以每天星空都能比前一天提前四分钟升起、落下。这周年视运动,让我们在四季能看到不一样的星空。人们为了方便,就大致划分成了四季星空。

但天其实就是那么一片天,星空每天都会绕我们旋转一圈,也就是周日视运动。只要它们在我们天顶的半球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就有希望被我们看见。

因此在夏天的黄昏我们能看到春季的星空在西天落下,在夏天的凌晨我们能能看到秋季的星空在东方升起。

其实要我说,如果不能躺倒,仰头看天脖子会酸,还不如看看地平线上的春、秋星空更惬意呢。

我们不如从西半边的春季星空说起,因为那里有大家最熟悉的——北斗七星。

即使没有任何了解,也几乎能在夜空中一眼认出这个勺子。这七颗星相比于周围的星星更明亮,也更有名。

要是你能从勺口一一数过来,依次念念它们的名字,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感觉自己就是个试图破解全真派天罡北斗阵的大宗师。

要是不能,它们也可以依次是大熊座的α、β、γ、δ、ε、ζ、η,构成了这只熊的尾巴,虽然熊身子相比之下就要难认很多。

当然,北斗七星最出名的还是因为它能指向北极星。把勺口的两颗星(天璇、天枢)向外延伸五倍,就能看到一颗并不太亮,但足够被看见的星——北极星。

被作为北极星的这颗星叫做勾陈一,是小熊座的一份子。小熊的尾巴也有七颗星,被叫做小北斗,但这就不好认了。

因北极星恰好在北极的正上空,所以你看到它的高度永远都是你的纬度。整个晚上、一年四季,星空都在绕它旋转,名副其实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夏夜裸眼观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