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20年7月11日

夏夜裸眼观星(下)

作者:青菜年糕汤

夏夜裸眼观星(上)

因为北极星的高度一定,众星又都绕着它转,所以它附近的星,几乎一年四季都看得到,被称为拱极星。除了大熊和小熊,最好认的拱极星莫过于仙王座和仙后座。

从刚才北斗的勺口到北极星,再往前延伸一些,略往右拐能看到一个明显的“W”,就是仙后座,略往左拐就能看到一个小房子(或者说铅笔头?),就是仙王座。

此时春季星空的两个典型狮子座和室女座已经落下西山,但牧夫座还悬在西天。

这次从北斗的勺柄出发,顺着勺柄的方向和弧度延伸,能发现一颗超亮的星,那就是大角星(牧夫座α)。你一定不会错过它,因为它是星空中最亮的几颗星之一,估计也是这个时候你能看到的最亮的恒星。

当然,它并不是夜晚天空中最亮的星,因为还有那几颗我们耳熟能详的行星。行星必然出现在黄道附近,但找黄道的位置又是一番口舌。嫌麻烦的同学(包括我)可以交给热心的星图软件解决。

下面就轮到夏季星空的主角——夏季大三角——登场了。

在夏季,它们应该很突出地出现在天顶,不需要借助其它星作为参考就能找到。事实上,我们往往可以借助于夏季大三角去找其它星。

夏季大三角的一个端点是织女星,它是天琴座最亮的星。它边上有个很完美的平行四边形,组成了织女的梭子,或者天琴的琴。

另一个端点自然是牛郎星(河鼓二)了,它是天鹰座最亮的星。这个鹰长成什么样子不好说,但牛郎两侧各一颗星形成的扁担,就足够有标志性了。

银河当然穿过了牛郎和织女之间。即使像我这次一样观星条件不佳,只要找到了牛郎和织女,即使看不怎么清银河,你也能放心地知道它就在那里,坚定地隔着两者。

夏季大三角的最后一个端点天鹅座最亮的星,天津四。即使看不到银河,你也能看到银河的位置上有个十字架(天鹅座又被叫做北十字星)。十字最短的那一头的那颗星最亮,它就是天津四。如果把那一段看作天鹅的头会很别扭,但如果把它看作天鹅的屁股,你就能发现十字的长边是天鹅悠长的头颈,曼妙地飞向被隔离的牛郎织女。

天鹅座可能是夏季星空最容易直接辨认出来的星座,如果不是的话,那第一名应该就是天蝎座的。

望向西南天,在靠近地平线的地方有一颗发红的亮星。它就是天蝎座的心宿二。如果把它作为蝎子的头,向上能找到蝎子的爪子,向下是一个明显的钩子,这就是蝎子的身子和尾巴了。

因为心宿二颜色偏红,它不但在古代中国被当作东方青龙的心脏,也在西方被视为天蝎的心。

我不知道龙的心在哪里,但我知道蝎子作为节肢动物,血液是开放式循环,没有普通意义上的心脏。即使是那个勉强能被当作心的部位,也该贯穿了整个背部。

所以啊,别太较真。

所谓的星座或星宿,不过是古时不同地区的人把星空任意连成的图形。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类,知道它们并没有什么大用。稍微认一些,就是图个好玩罢了。

即使一颗都不认得,看到繁星点点,一样能很开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