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19年12月10日

看到的和吃到的:与海鲜一起在迈阿密的海里游

作者:青菜年糕汤

上次《羽化登仙:迈阿密初学潜水纪实》答应专门写一篇文章讲一讲潜水最有趣的部分——海底的世界。

在去潜水前,我的期待是:要是能在水下看到几条鱼,应该就很满足了。但当第一次出海潜水,人还在水面上调整重物,头一埋进水里,就看到了三三两两的鱼。任务完成。

后来才意识到,潜水岂止能见到鱼,还能见到好多鱼。

就像在森林里扒开一片草就能见到虫子一样,在水里几乎能无时不刻都能见到鱼。因为一般鱼比虫子大,水下的世界甚至让人觉得比森林更加活跃。如果你喜爱生机勃勃的森林,你也应该不想错过海底的世界,这是地球的另外百分之七十呐。

但让我感到震撼的并不是来来往往的鱼儿,而是躲礁岩下的不动的鱼群。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一群鱼,排成整齐的队列,像是三维版的受阅的队伍(除了鱼群不是横平竖直的)。或者说,就像是动画片里打落马蜂窝后,马蜂排成的那团云。这些鱼均匀地密布在礁岩下的空间中,头朝着同一个方向,身体幽幽闪着光,除了因呼吸而略微颤抖外,一动不动地悬浮在那里,仿佛中了魔法一般。

有一次穿过这样密布着鱼的“隧道”(礁岩形成的桥洞),我仿佛就要钻进一团魔法形成的迷雾。我慢慢游近,它们还是一动不动,弄得我倒慌了。还好再稍微近一点后,它们向两边挤了挤,给我留出了空当,让我有幸从“鱼云”中穿过。

除了神奇的鱼群,有几种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并不是那种庞大的大白鲨,我们还是有幸在水下见到了一只鲨鱼。教练最先发现了鲨鱼,打手势招呼我们来看。它躲在礁岩形成的荫蔽里,尾巴朝外,几乎一动不动。我们几个人就趴在洞外,享受这一珍贵的时刻,也一动不动。有小伙伴事后才发现自己看的是鲨鱼,不过好歹也是看到了。

我们还看了栖息在海底的大海螺(conch)。如果有人轻轻地把它的底斜翻过来,能看到海螺里的身体(“肉”)探出壳外轻轻地蠕动。看完后,记得轻轻地把它盖回,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让我想起了在迈阿密的第一顿午餐,我在菜单上看到“炸海螺”,以为是像鸡米花一样,但菜上来才发现倒像是炸鸡排,两三个海螺就够一餐饭的了。由此可见这海螺能长得多大,虽然我潜水时看到的好像要小一些。

鲷鱼(snapper)可能是我在水下见到最多,也最容易认出来的鱼了。我印象里鲷鱼在宁波并不属于常吃的鱼,但在美国的食谱里却几乎占了半壁江山。可能是因为美国人只会吃刺容易处理的鱼吧。还是在迈阿密时,我想吃一家餐厅的“炸全鲷鱼”,第一趟去吃的时候没吃上,因为店里所有的鲷鱼都已经被切好去骨了,到第二趟去才吃到。当时服务员还再三确认:“这是一整条鱼,带刺的,你确定?”。由此可见,吃带刺的鱼在这里是稀缺技能。而只吃完整的大块鱼肉的习惯,也让这里很少吃到那些刺多但肉鲜的鱼。要吃鲜的海鲜,还是请来宁波。

潜水的课件不止一次提到说:潜水者是少数能亲历美妙的海底世界的人,所以更应该成为带领大家保护海洋的大使。

当初看的时候,觉得这么说有点唱高调。但当身处于这片绀碧的大海之中,徜徉在这些自由的生命之间时,自然而然地想要留住它的美好。

可能因为我经年在硅谷生活,受环保文化的影响,早已养成了在日常做决定时从环境的角度思考的习惯。所以说,这个触动并不会让我突然下决定说要少用塑料制品或是减少碳排放之类的。​但这个触动能带来的念头远不止于此。

比如,当我与鱼儿一起在大海里畅游的时候,也想到了那些不那么幸运,最终离开大海来到我们餐盘上的鱼儿,它们也曾是自然的一份子。既然能在饭桌上吃到它们是大自然的馈赠,那是不是更应该好好吃每一口鱼,好好吃每一餐饭,好好过每一天呢?

这样的珍惜,何尝不是对自然诚挚的热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