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19年8月21日

幸福了吗?

作者:青菜年糕汤

有点犯懒,又刚好翻旧物,就翻录篇高一时写的周记吧。为了原汁原味,我忍住了连错别字都没改。当年的稚嫩的文笔还挺可爱的(虽然今天也老成不到哪里去),不知道后之视今,不是不亦犹今之视昔?但内容真挺没营养的,就是给自己怀个旧,读者不必真读。

白岩松的新书《幸福了吗?》又一次点燃了人们对“幸福”的讨论。的确,在今天,能让我们说不幸福的事太多了。无论是考试、作业,还是房价、油价,每个人总有烦恼的事。这实际上跟时代无关——我们羡慕古代的单纯美好,乡村的清新空气,西方的民主开放——但你要知道古人羡慕我们的便捷交流,农民羡慕我们的科技文化,老外羡慕我们的安全保障……如果我们总拿着自己得不到的去要求自己,必将乐少悲多。

我一向欣赏东坡的超脱物外,在他的《超然亭记》中,我同样读到了这种独特的追求幸福的方式。他从钱塘调任到密州,虽然离开了富饶的土地,离开美好的湖山,到了这样一个贫困、荒乱的地方。但他仍能自得其乐,享受密州的淳朴民风,发现生活的乐趣。“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我们的身边并不缺少让我们幸福的理由,只是我们没有感受幸福的心灵。

向(像)东坡那样,放低自己对生活的要求,你会发现很多的幸福。荷叶田田时美,荷花婷婷也是美。花被雨打落了也不必伤感,你还能“留得残荷听雨声”。这就是幸福。你有理由去追求、去争取,但你没有理由因失败而不快乐、不幸福。

放低对幸福的要求并不意味着消极行事,我是指要享受当下的幸福,不能把自己的人生价值总寄托在未来。平凡的生活才是真的幸福,我曾看到一条这样的QQ签名:“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的确,人人都各司其职,做好自己该做的,在这基础上及时行乐,还有什么不快乐的呢?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在谈论幸福。穷人说:“幸福就是现在。”富人不屑地看了穷人的房屋、身穿(穿着),说:“这怎么能叫幸福呢?我的幸福是万贯家财。”天有不测风云,富人的万贯家财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他沦为乞丐。这个乞丐路过穷人的房屋,想要口水喝。穷人端来水问他:“现在你认为什么是幸福?”乞丐道:“幸福就是这碗水。”

因此,我们不必用沉重的欲望迷惑自己。静下心来,放下负担,欣赏自己的每一个进步,每一个成功。原来我们有那么多让人幸福的地方,幸福本应属于我们。

幸福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它不怀念过去,也不想忘未来,它只有现在。 ——屠格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