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20年5月26日

谈规律的成本与价值:有效市场

作者:青菜年糕汤

让我们从一个问题开始:

对冲基金吸引了很多有抱负有才智的年轻人,她们也通过勤奋工作帮助投资人、公司、自己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但这一工作对社会创造的价值在哪里?

大多数能挣到钱的事物都有一目了然的价值。比如资本本身是用于社会再生产的物质资源;比如实业用劳动力、技术、管理,制造生产出来实打实的产品;而很多服务业,无论是厨师、教育这样相对传统的,还是互联网、银行这样更“虚拟”的,也都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或生产效率。

甚至,风险投资的价值也好理解。它本质上提供了调研、分析的服务,让资本流向它认为更能创造价值的创业者,从而使资本合理配置,创造更高价值。

但高频交易呢?

几年前,我曾犹豫接某家以数字开头的对冲基金的工作机会,问了对方上述问题。

对方给我的回答聚焦在高频交易提供的流动性。他怕我不清楚,还举了个例子。让我现在来重新演绎一下:

假设有个老奶奶退休,一辈子攒了一大波公司股票,想一次性卖掉。如果当时股票的价格是100块,说明有人会等着以99块买,还有人想以98、97、96块买。

这时候,如果一时之间想以99块买的人不够多,即使这股票确实值99甚至100块,剩下的也只能卖给出价更低的人。最后平均下来,没准只能以97块成交。

但如果有高频交易机构使用做市(market making)策略,它们“做出”市场,以99块的价格大量买入,以此获得交易所的奖励。老奶奶就能开开心心地以99块卖掉股票退休了。

这就是流动性。

交易所为什么要通过回扣,奖励做市商的交易?因为这能提高股证券的流动性,交易者更容易以真实价格买卖,就更愿意选用这家交易所。从这个侧面也能说明,高频交易的这一劳动是有价值的。

至于高频交易机构,如果它们99块买下后,等来等去发现还是没有人愿意以这个价格买。也就是说,股票已经不值99块了。那岂不是要亏?所以它们实际上还有复杂的定价机制和风险对冲来规避损失,这也是它们隐含提供的服务。

这样策略做到了给市场提供流动性,也就降低了其它市场参与者(如上文中的老奶奶)的交易成本,让市场更有效率,也算是优化了资源配置。

(当然,也有人宣称高频交易并没有提供流动性,只是粮仓里的老鼠。我觉得这也是存在的,毕竟高频交易的策略不一而足。比如巴菲特想大批买入某支股票,高频交易算法侦察到,就“后发先至”,提前以较低价格成交,等巴菲特要成交时只能以更高的价格从它手中买下。那你猜谁会急得跳脚?)

一般来说,讲到这里算是皆大欢喜。但其实刚引出我这个系列想探讨的话题:规律的成本与价值。

在这篇的例子中,规律是有效市场,成本是高频交易消耗的人力物力,价值是优化资源配置。

为保证这个市场尽可能有效,是有成本的。比如说,对冲基金吸引了大量人才,那可能是些本来应该在造强子对撞机的大脑。又比如,高频交易为保证速度以科幻般的手段穷尽物力,比如在芝加哥和纽约的交易所之间拉起一根直通的光纤。这些成本显而易见。

而产生的价值却要绕个弯。

有效的市场怎么就能优化资源配置?

在有效的市场下,价格能真实反映所有的信息,从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到期货等衍生品等价格,均是如此。

比如因为相信市场足够有效,麦当劳的鸡肉供应商才能通过买鸡饲料(玉米和豆粕)的期货,给出一个稳定的鸡肉报价,而不用承担市场波动的风险。

如果市场不够有效,它们用了期货——其实同样能规避市场波动的风险。但问题是,如果市场不够有效,市面上很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期货,或者只有很少资本提供。

总而言之,因为市场的有效,才有了有效的金融工具,做实业的人就可以专心做她们熟悉的领域,不用去承担与她们技能无关的领域的风险(及侥幸获得收益)。

把工作交给擅长的专业人士,专心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提高生产效率,这可以说是现代文明最引以为豪的特质之一。

再者,优化了资源配置怎么就能产生价值?

从静态看,资本进到哪个人的口袋,当下的总量都没有区别,这就是个零和游戏。

但考虑到同样的资源在不同的口袋里能发挥不同的价值,这就变成了一个需要优化、最大化价值的问题。​现代的政治、经济、社会在这个优化上可谓是皓首穷经。

好了,这篇文章以有效市场为例,讲了维护一个规律需要消耗的成本,以及当这个规律达成共识后能产生的价值。下一篇将讨论另一个领域作为例子: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