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年糕汤

一周一篇,一期一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2019年12月31日

美剧《早间新闻》观后感:Me Too运动与女性主义(下)

作者:青菜年糕汤

本文有略微剧透,但我觉得这个程度不会影响观看体验。

在我发了上篇后的第二天,“人物”公众号发了一篇同样是从《早间新闻》讨论Me Too运动与女性主义的文章。它讲到了许多我想讲的,也有更详细的对剧情的介绍,如果不怕被剧透的话,可以去看看。

这篇从女主播在整个事件中耐人寻味的态度讲起。

她作为一个女性,在工作环境中很可能遇到跟其他女性同样的问题,理应更能感同身受。

但同时,她又是这个节目组的核心之一,在事业上又有足够的野心,需要与这个节目共进退。

当这两者的利益在短期内冲突时,她该作何选择?

女主播作为经过多年披荆斩棘,在“男孩俱乐部”中争得一席之位的成功者,本能地要维护已有的秩序,维护这个节目的名声,维护自己辛苦挣取来的地位。

因而她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习以为常,从心底里觉得男主播的行为无可厚非。东窗事发后,她很崩溃,但与其说是对男主播行为的震惊,不如说是愤怒这事毁了她的节目的名声和她自己的形象。

在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在辞退男主播后,节目组把一位男主播的受害者请到节目上访谈,希望以此抢占道德高地,尽力撇清与男主播的关系。但当新主播采访受害者的时候,撇开事先拟好的脚本,追问受害者——是不是这个节目组的工作环境中的文化问题导致了男主播的行为?整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一片哗然,事后女主播抓狂地向新主播表示——你居然敢当众抹黑我的节目​!

对于女主播来说,她的心底里未必不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也未必不会给出肯定的答案。但对她来说,她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她只是为这个问题会给这个节目的声誉造成的影响而抓狂。

然而正如她逐渐认识到的那样:她所遭遇的苦恼的根源,阻碍她争取权力的对手,恰恰就是这个集团里男性主导的文化下女性存在感的缺失。

比如,在男主播东窗事发之前,集团的高层其实一直想物色一个更年轻的,换掉这位女主播。因为根据他们的研究显示,随着女主播越来越成名、越来越有钱,她的“邻家女孩”的人设渐渐贴不住了,观众开始厌倦。

在最终的“觉醒”之前,她其实也一直试图在男权掌控的电视台里取得自己的话语权。​虽然她可以挟着观众的喜爱,用小孩闹脾气般的手腕争权夺势,但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文化,只会无济于事。

正是很多人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权的道路才会这么艰难。如果真事不关己,不加理睬倒是无可非议。但她的经历告诉我们,这件事并不“不关己”,而恰恰与每个人的福祉相关。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季结尾时,当她最终奋起反抗时,振奋了这么多观众的心。

当2017年韦恩斯坦被指控性侵(从而拉开了Me Too运动的序幕)时,他本人曾有这样一个声明:“我来自于六七十年代,那个时候关于行为和工作场合的规范是完全不同的。那时候的风气如此。”

此言并不全然是借口。

我们应该能意识到,今年的年轻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一些价值观,可能并没有存在太久。尤其是生活在对社会的发展更为激进的地方(比如加州),我们所司空见惯的,可能并不存在于世界的其他地方。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老一辈的人,总有还没跟上变化的地区、行业。如果走得快的和走得慢的都在同个位置,那这个世界该多绝望啊。所以当我们看到游走在我们价值观的灰色甚至黑色地带的现象在这个世界上频频发生时,我们或许不能容忍它继续存在,但也不必过于沮丧。

事情的发展总要时间。即使更加激进的做法,诸如矫枉过正,或许能加速这个变化,但也还是需要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我们依旧坚守我们愿坚守的,不容忍我们所不能容忍的,世界没有理由不变得更美好。

2020年会更好。